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凯书屋

宁可不为官,但必须做人,而且要做大写的人

 
 
 

日志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2014-03-18 08:3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时间: 2014-3-17 | 来源: 网易|查看: 1770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摄影师伊明·伊泽诺娃(EmineZiyatdinova)拍摄了一组关于克里米亚鞑靼人生活的照片。20多年前,伊明·伊泽诺娃的家庭结束数十年的流放,回到克里米亚,但现在正在这里发生的动乱让她担心,鞑靼人会再一次被驱逐出家园。图为2013年6月,克里米亚,一场婚礼前,女孩子们正在梳妆打扮。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世纪40年代,她的祖父母——克里米亚鞑靼人——被强行驱逐到乌兹别克斯坦;伊泽诺娃和哥哥,以及他们的父母都是在那里出生的。苏联解体后,一家人回到乌克兰,在克里米亚北部的村庄谢列布良,他们一砖一瓦地重建起家园。图为2013年8月,克里米亚,婚礼过程中,几名女子在户外休息。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但是,乌克兰现在的动荡局势,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危机的干预,以及该地区是否会“脱乌入俄”的公投,已经让她和很多人感到紧张。图为2013年7月,克里米亚,佐蕾·库苏伊托娃的家中,墙上画着的是现年82岁的库苏伊托娃的照片,以及她父母的照片。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暴力事件发生时,我就在基辅,”她说。“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甚至更加害怕安静的原因。前一天基辅的气氛还跟节日似的,第二天暴力事件就发生了,就有人死了。这里也一样,现在很平静。”图为2013年7月,克里米亚,妇女们为午餐准备面包,午餐前要为一位去世了37天的逝者举行祭奠仪式。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自2010年之前,她就开始拍摄自己的家人和位于克里米亚首府以北70英里处的谢列布良社区,拍摄家庭聚会和当地日常生活的场景。图为2013年7月,克里米亚,男子们在仪式上为逝者祷告。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她父母回到祖辈的土地上已经20年了,他们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在近期的记忆中,每一代人都不得不由零开始,重建生活。她母亲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文件。“她想离开,”伊泽诺娃说。“但我爸不想。所以他们留了下来。”图为2013年7月,克里米亚,一个男孩在自家院子里抓着一只白鸽。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13年7月,伊泽诺娃的朋友鲁斯兰开车回到了诺沃斯洛夫思科。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13年6月,叶夫帕托里亚,海滩上的年轻人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在婚礼上,新郎新娘和亲人们翩翩起舞。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09年7月,克里米亚,婚礼上,宾客用玻璃杯喝伏特加。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14年2月,克里米亚,俄罗斯士兵站在被封锁的乌克兰军事基地外。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2008年6月,克里米亚谢列布良,47岁的巴赫蒂亚尔在院子里堆放稻草。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卡迪布提起克里米亚有可能加入俄罗斯的消息时哭了起来。


普京回应克里米亚鞑靼人:如果反对公投 不妨试试

  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结束,在点票站工作人员在来自独联体的国际监督员的观察下点票,正式的官方结果将于一两天内公布。

  这是记者在塞瓦斯托波尔第127号公投站的见闻,统计员由选举委员会聘请,属于义务志愿劳动。每个公投站配置来自独联体的国际监督员。根椐程序,闭箱后立即锁上大门,由督票员和选举委员会成员共同开箱归类选票,然后开始唱票。一旦碰上疑难选票,比如书写不清,全体迭举委成员统一意见表决后,才能算弃票。

  选举委成员:“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

  99%的克里米亚鞑靼人没有参加投票。此前,鞑靼人社会领袖去莫斯科向普京表示,反对俄罗斯在克里米亚推波助澜闹公投,得到俄总统普京的两句话,反对的话,不妨可以试试。

  据悉,克里米亚的选情周二前便可公布,俄罗斯国家杜马也准备在3月21日正式研宄克里米亚加入俄联邦申请。

  当天下午,克里米亚地区成了俄罗斯民族的狂欢节。

  凤凰卫视 卢宇光、丁字军 塞瓦斯托波尔报道 【智凯特辑】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的生活:害怕再次被逐出家园 - 畅之 - 智凯书屋

[资料]

克里米亚鞑靼人Q?r?mtatar)或称“克里米亚人”(Q?r?mQ?r?ml?),是原定居于克里米亚半岛突厥语民族,最早可以追溯至斯基泰人希腊人哥德人东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切尔克斯人威尼斯人热那亚人突厥特别是匈人阿瓦尔人保加尔人可萨人佩切涅格人钦察人混血,形成克里米亚鞑靼人,也是最早宣传泛突厥主义的民族。他们与保加尔鞑靼人不同,他们受到乌古斯人影响比较大,在金帐汗国时代已经被伊斯兰化

克里米亚鞑靼人虽然被称为鞑靼人分支之一,惟实际上与保加尔鞑靼人没有关系。

分布地区[编辑]

他们分布在乌克兰土耳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波兰立陶宛白俄罗斯与北美、巴西西欧,也有分布在北欧(芬兰)。

历史[编辑]

他们以前是奥斯曼帝国贩奴活动的中间人,诺盖人捕奴后交给他们,送到奥斯曼帝国(直到18世纪初,克里米亚鞑靼人被称为频繁在某些时期几乎每年到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毁灭性袭击,称为草原民族收成,有些研究人员估计,15至18世纪合共超过300万斯拉夫人出口土耳其人)。他们有自己的汗国(以克里米亚为中心,以北的草原至北高加索,他们好战,土耳其人有事也找他们帮忙),先是土耳其人的臣民,他们的汗是拔都的兄弟秃花帖木儿的后人,家族名是格来。克里米亚鞑靼人主要生计就是靠袭击别国。

18世纪被俄罗斯帝国吞并,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被指与纳粹德国勾结,被苏联领导人斯大林集体流放中亚西伯利亚,直到1950至1990年代后才陆续返回,但地方已被俄罗斯人与乌克兰人填补(其实他们试过二次流亡,第一次是克里米亚汗国亡国流亡土耳其,第二次是斯大林硬送他们到乌兹别克与哈萨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